张小满满满

之所以活着,是因为还有没看完的风景,还有没活完的样子。

我还有没讲完的故事。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一点不坏。

可人不是。

我仔细想了下,倘若你离去或者死亡,我会如此难过吗。

一想到我可能不会多么难过,这件事就使我很难过。

这是多么庆幸而不幸的事。

这个世界不断地提醒我,我不是正常的人。

那么多那么多的女人把眉毛画的又重又长,然后在美颜相机里磨到朋友圈的人纷纷留言评论美女。

好像原来长得什么样子都没关系了,这么一想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时代。

我始终没有明白的是,你究竟知不知道你一直想要接近她的情绪,很明显。
从12岁到23岁,哪怕这么长的日子过去,从没有想明白的我,今天也在想这个问题。

我做了一个梦。
普通的广场夜晚却看到了极光,走进去才发现是人工的极光粒子。好像是用电流什么的操控着,几个年轻人看起来就是操控者,很激动地抬头看着研究成果,周围的人群发出了欢呼的声音。荧光色的颗粒在天上高速地飞,萦绕着,细细地看有飞行的轨迹,颜色也不甚自然——可以说很不自然了,绿的红的黄的,尽是些自然极光很少出现的颜色。
仿佛刻意带着明显的“人工”标签,一本正经强烈地说:


“我是假的”。


我把手伸进这假的极光里,有划破手的刺痛感。

真物又在哪里?真实的现实中的美好事物,也会给我如此痛感吗?

梦里的我一直看到人群散去,极光也像烟花一样消失了。


我做了一个梦,很久以前的。

泳池连...

  1/3